我最喜歡午餐時分. 總可以和三四友人大吃大聊. 話題往往新穎出人意表.
今天, 我隨便的提起我的人生交叉點: 到底下午我該去健身室玩跑步機?還是去游泳?
話題一下子從游泳說到泳衣, 大家七嘴八舌討論其實時裝是為沒有大胸脯的人而設的.
泳衣襯衫性感吊帶裙都是為沒有大胸脯又或沒有真正大胸脯的女人而設.
在坐, 我當然是唯一一個為此高興的人.
朋友都擁有驕人身材, 都是(cup) C, D, E, 小姐, 她們那襯衫紐老是不聽話的爆開, 從未找到承托力好的bikinis 等等煩惱, 我從來沒有喲.
向來即使是XS, Size Zero, 穿上身也是空間十足的, 又怎會明瞭她們的苦衷?
記憶中最自我驕傲的時段是懷著彌敦道的時侯以及往後的一年時間,因為breast feeding, 才讓我體驗: 噢, 襯衫有點窄喲~
朋友的朋友因為胸前偉大而要做縮胸手術, 而朋友也在考慮中!
我…….高呼: 好羨慕呀! 我其實想做隆胸手術耶,假如免費,假如不痛,假如沒有後遺症,假如….

人就是這樣,對擁有的不大滿意, 對無法/沒有擁有的又滿懷憧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