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藩市三星期,第一個週末忙開會。所以聽從師傳的勸告,沒有讓交剪帶彌敦道北上和我會合。雖然飛機還未離開LAX我已經homesick。

第一個晚上和同事去bar,大伙兒說說笑笑吃吃喝喝,時間過得還可以。往後那幾個晚上也很忙,總算沒睱去傷春悲秋。

第二個星期五,他們父子坐飛機北去,我在市中心的Powell 站迎接。一見面,小伙子給我一個羞怯怯的微笑,我一股勁兒抱起他。
喲,重了不少耶!
「抱抱媽媽。」
他緊緊的抱抱我,然後推開我,情深的送了個法式濕吻。再抱抱,再吻吻。。。。。。
重覆了N次。
一旁的觀眾甲交剪先生,乖乖的站著觀看。
喲,多了幾枚白髮!
(不得不說很為他驕傲,我走了三星期,他一人照顧彌敦道,總算不過不失。當然啦,還有Aggie幫忙,但是要兼顧工作和孩子,又要每天準時接送,真的不容易。)
定下來了,彌敦道說:”Beach, play.”
原來他們上週末去了Redondo Beach。他玩得很開心。

到了酒店安頓好,再去覓食。
交剪在大堂詢問附近餐館的水平,彌敦道就優閑的看書。(明明說出去吃飯,他也要帶書出門。結果當然是沒看啦,美食當前,如何抵擋?)




週六是探親日,整天東跑西趕。沒甚麼好寫。當然,有機會見親人是很開心的。
週日帶他們到我工作的地方。彌敦道一進門就興奮的說:
“Play! Play! “
然後獨個兒四出探索。
點玩呢?先觀察別人怎麼玩。

Daddy 也來幫忙

看,是這樣玩的

差不多完成,Daddy可以在一旁觀賞

還有甚麼好玩的?

轉轉轉




這個展品非常受歡迎,幾乎所有大小朋友都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