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過的非常開心,前所未有的輕。
本來好地地的,突然變得有點重。
先是網上的陌生人說因有私事,她媽媽病重,每天也要開250英哩帶媽媽去做化療,所以該辦的事未有時間辦妥。
我聽了,很難過,替她難過。好想替她分擔她肩上的重。

我的那封電郵只是例行公事,照例的發電郵去提醒她,並沒有惡意,語氣也很友善,真的,我重復打開郵箱讀了不下十次,害怕話語中令她難過。
回了電郵向她解釋沒有關係,遲一點點也可以,並祝福她的媽媽日早康復,以及她也好好的休息。
開始的時候,沒有想過那個癌症基金的計劃,原來真的有人會受惠,更值得高興的是,原來也有人會支持!
愛在人間。
滴水成河,或者是很小很小的數目,但是你知嗎?從 0 到 0.0000000000001 是那麼的艱難,卻有那麼意義重大!
又,如果每人也捐$1,一萬人就是$10,000!請不要小看。

繼後,另一件完全沒有關係的事。

朋友問:「妳有想過自殺嗎?」
我:「有病就要求醫。妳要的話,我給妳referral.」
不要問我看醫生有用嗎?是怎麼樣的體驗?坐在那張沙發上是否就甚麼也可以分享?對方是不是像陳慧琳那樣的美女?
答案是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最後最終可以解決問題的人是自己,不是誰誰與誰誰。
心情低落的時候,找個朋友聊聊,或者找個專業人士傾傾,那是自我拯救的第一步。
生命中有些重是不能隨意隨地隨便的卸掉,那就找個適合的地方和途徑,惠己不損人。專業人士受過訓練,懂得如何處理這類危險兼脆弱的情感。他們懂的如何去分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