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抵,任何人,聽見某人要去看心理醫生,反應是。。。。那人有精神病?心理不平衡?

又有人會認為,身邊有那麼多朋友,不用花錢去見醫生,找個陌生人來講心事,不化算。又或,要是沒有信賴的人去訴心聲,人生很失敗。

人,往往將負擔放在己身上,又或近身親朋的肩上,其實,沒有誰是法例規定要去服務誰的,現實一點說,這世界,任何事,任何人,也有個價。

或者是陪散心的時間,精神,聆聽的耐心,這情義,是有價值的,跟向銀行借錢一樣,要還的。

不要打著友情的牌坊親情的旗幟,要關心你你也關心的人與你一同受罪。

我不是說友朋男友老公兄妹的,只可以共富貴。而是,當同一件事,同一個問題周而復至的重覆又重覆的說了又說,任何人也會悶,也會惓,也想說聲:「夠啦,聽夠啦,放過我啦,拜託。」

每個人都想有些許丁點的秘密,即便是再坦蕩蕩的人也好,有些事,不便和身邊的人分享,或是不想讓他們擔心。而又,前院大樹的樹桿已經被挖得千窘百孔,再找不得可以下手挖洞埋下秘密的位置;又或大海已經有太多浮著的玻璃樽紙條,不好意思再污染環境。。。。。。更重要的是,你其實只想找個聽眾。

那麼,心理醫生來得正好。

有個人,活生生的人,在聽你碎碎諗,靜靜的聽,不會投以審判的目光。

內容百份百機密,除非,你表明動機要去了結自己或別人的生命!

另外,結帳後,就畫上句號,不用擔心甚麼時候零晨三點要起來接情緒低落的友人電話,又或寒風中趕去做陪偶。

和從事心理醫生的朋友閑聊,原來他們也要去見心理醫生作平衡,他說,「不用擔心我們over-loaded.」

但是,記著,不再以為有個做心理醫生的朋友,可以得到免費服務,想也不要想。你要專業服務,那麼你也再做個專業顧客:付賬!

又,從來,忠肯的意見,來自陌生人ABC,不是親蜜的他或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