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來發了個夢,夢見十世前的舊人。

夢中有些熟悉的事,發生在十世前的我身上,夢中的我若無其事,像個觀戲的閑人。

醒來後,空空的。

一直在想,那人的名字,我忘了。

那些曾經刻骨銘心的甜和苦樂與痛,都忘了。

更不用說那個熟悉的可以從尾背出來的電話號碼,忘了忘了。

那些事,在現實生活中,早已經忘記得干淨。

攪不懂為何會在生活裡最美妙的時刻(睡眠)重臨?

是潛意識吧?抑或是壞了的DVD零碎片段?

最怕是醒來後努力的去堆堆拼拼那些支離破碎。

寫出來,就此總結。Period!

曾經,朋友說過,我的過去,喜歡過的,喜歡我的,那些歷史,寫出來會比黃頁更厚嗎?

朋友話,沒有我「幸運」,只有那麼一兩次情傷。

我話,那個叫幸福。

記得歌曲「情書」的幾行:

緊閉著雙眼 又拖著錯誤
真愛 來臨時你要怎麼 留得住

太多的過去,未完全卸下前塵前怎麼愛得投入?怎麼留住真愛?

誰是真愛?真愛並非organic,  不自然,不是現成品,是用心雕刻出來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