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來了。中午時段太陽當頭的時辰。
這是和彌敦道出行那麼多次以來最順利的,七成時間他在呼呼大睡,我也可以再次表演隨時隨地入睡的絕技,斷斷續續的睡了幾小時。期間還看了兩套電影,吃了個杯面,正!
航程只有11多個小時,最後兩小時遇上氣流,飛機上下搖擺,彌敦道說:“Mommy, I am scared.”
乖乖的扣起安全帶坐著,搖下搖下還入睡哩。
去程航程約14/15小時,非常幸運的我們,遇著壞天氣加overload,要到台北加油,這樣又加上兩個多小時,到埗時累得像燉湯鳥雞:黑口黑面+甩皮甩骨。還害得弟弟晨早5點出門接機,白白在機場等了兩個多鐘頭!
頭幾天也是鳥雞狀態,時差加上帶小孩,還有在一個陌生的城市(從來沒有在香港做過女mama,這城市於我是長大是上學是犯錯是放任的地方,就是沒有做mama的一part)那種累,您明白嗎?不明白也不用不好意思,畢竟您不是我。
除夕晚邀來弟弟和女友,還有我的兩個好友上來晚餐,是她們帶來的食物,還是她們煮的大餐,很滿足。
倒數的一刻,我在房裡呼呼大睡,廳裡兩位友人看著窗外的維港景色,IFC大樓放出的煙火,她們興奮的大叫大跳。
我依然安然的睡。直至零晨12點多醒來,她們說起,我才知道錯過了美景良辰。
從哥和老街往下向港島望去,很美。彌敦道每天睡來看到窗外就說:”It’s so beautiful, Mommy.”

見了幾位朋友,有些剛升任做爹娘,恭喜恭喜,歡迎加入大隊。這世上又多幾個人明白鳥雞了:)

見了一位舊人,他對彌敦道的印象是cute + cute,相機快門不停的按。他話十年人事幾個翻,非常感慨。我們說起以前,說起近況,談到他的感情事,我又扮起戀愛專家的樣子,和他其謀其議。

因為我和彌敦道到訪,本科的師傳特別舉行個baby party,讓彌敦道和其他小朋友玩。九龍城的雞絲燴面很好吃,港姐謝寧的魔鬼蛋糕也不錯,還有師傳給我準備的糕點乾粮,超正!

帶著他出門很辛苦,忍不住想問,香港人是如何帶小朋友的?
幸好希媽出手相助,讓彌敦道到她家又玩又食,連姐姐爺爺嬤嬤都借了,我才可以吃飯出門做事。
無限感激!
出入除了的士,就是家人朋友接送,也有坐地鐵,但是從九龍塘住所到九龍灣,我們費了兩個多小時,無他的,彌敦道小朋友站站停,見到甚麼也要玩也要摸。
走的時候還有很多人來送機,拖男帶女的,甚麼叫萬千寵愛,就是這一種吧!
今天回到家,吃了dried cranberry + honey roasted walnut salad, 配煙三文魚,牛油面包,泡泡浴,累得在bathtub裡睡著。
明天又要回復正常作息,在Sunshine State嘗試調整到sunshine st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