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來已經超出48小時了,時差問題依然在,看來有段時間也倒不過來。

這兩天,沒有工作,很懶,只想窩在家裡。

吃了四餐飯,that’s it.

完全沒有胃口吃東西,懷念香港的方便,隨時隨地也有吃的。

沒有出外見朋友,本來友人都等著我回來計劃慶祝中國年的大事,我都推了,改天再說吧。不過,旗袍我買了:P

昨天去了做全身按摩,又做了French nails, 今天起來全身的骨都在痛,好像給人拆了骨。她說,是這樣的,痛一兩天就好。

在香港做全身按摩是這裡的半價。但是我沒有時間享受。之不過,nail spa我去了,很不爽。我一直喜留短甲,我按受不到指甲太長帶來的不便,另外,又覺得很難弄污。說實在的,我不喜歡做gel nail, 那麼長長的甲。。多美也好。。。yakky.

妹子大婚前的一天,專程去nail spa, 那位姐姐說我的甲太短,做不來French nails,又說我的甲不齊(有一隻裂了),做起French nail 來不好看。我非常的不爽,但更加不想給人賺錢。就讓她隨便塗上個幾乎透明的色調,友人的男友(又是中學同學)說:”賺妳的錢真容易。”

昨天,我的美甲師說:「為甚麼做不來?妳的甲不短。」還依我意見再修短。

妹子的婚禮上,請了三位化妝/髮型師,專給女生們化妝。貪徒便宜的我,坐上了這條船,結果,要自己善後,要不是彌敦道小朋友找麻煩,我會抺去自己再化的。

新妹夫很會說話,知道我不爽,他話:「這個妝突出另一翻美。」我。。。。抵你娶到我家寶貝妹妹(當然啦,我這人一不高興是從來不遮不掩的,但是,貼士一樣沒有給少。)

是我的審美觀不同嗎?總覺得有點格格不入。

回來兩天,我在盤算下次回去怎樣有效率地見朋友家人。不如開個派對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