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敦道從出生到現在兩歲零五個月,聽到中文的機會也不過是那麼幾會,我媽子來訪的時候。日常我以英文和他溝通,這個選擇,沒有人支持。

這次去香港,車快,人多,周圍的人都吱吱喳喳的說著外星話,小人兒很不自在,extremely overwhelmed。所以頭幾天份外黏身。

兩個星期特訓回來,他會說些簡單的字詞:

婆婆,哥哥,舅父,姨媽,姨仔(小姨),妹妹,表哥,姐姐,舅公,車車,巴士,早晨 (早安),早抖(晚安),做咩呀(幹甚麼)?邊度?(在哪裡)?

以上是他學會說和運用的字詞。

回程的飛機上,他問身旁的姨丈:“哥哥(他習慣叫他哥哥),姨仔邊度啦?”

晚上臨睡前,他說:“表哥sleeping, 妹妹sleeping, 哥哥sleeping, Nathan sleeping too.” (嚴格來說不算是中文,但是他很想念他們!)

前天接他回家,他很想Daddy 去接他,可惜出現的是Mama,我跟他說:”我地依家返屋企,Daddy都揸車返屋企。(我們現在回家,Daddy也在開車回家。)

他說:“Daddy fuuck it.”

正在開車的我以為聽錯了,要他再說一遍。

他說:“Daddy fuuck it!” 這次還加重語氣。

我。。。。。“What?!”

“Go home!” 他大叫。

用心想想,還來他是在說:“Daddy 返屋企。”!!!

說他明白嗎,又好像明白的。

昨天我跟他用中文說: “姨媽痛痛(指指鼻樑),如果Nathan乖乖,姨媽就不會太痛了。”

他跟著說 :”姨媽 no hurting,Nathan good boy. “ (自己翻譯的。)

這段對話告訴姨媽,不知她有沒有開心到笑,那傷口會不會在笑時又作痛呢?

這幾天跟他說中文,他像全懂似的照著指示做。當然,默契也有,很多事如穿衣舉手的,不用說他也知怎做,所以不可能說他全懂。

大多時候他像鸚鵡一樣的呀呀說,根本不知道意思。Emma送了Bob the Builder的DVD給他,是國語版,他看了幾會,竟然也跟著說“行不行?” “沒問題!”

進步,是有的,而且大大的進步!

今後會多和他說中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