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多兩星期以來,每晚都在咳嗽中醒來,要不是彌敦道半夜夢醒大叫要媽媽,安撫他再入睡後,自己又是一翻咳嗽連帶sneezing方可以入睡。

喉嚨也痛得要命。伸手摸摸喉嚨,感到像長了好大的喉核,開聲說話更是可免即免,放過我啦。

每到病時,總想吃些喜歡的東西。好像害怕再也吃不到似的。

明明喉嚨痛,卻又天天想著煎炸食物,KFC hot wings, Mc記薯條啦,不”熱氣”的也不想吃。

吃了也就啞了。

這幾天額頭長了幾粒荳荳,不知道和挨更抵夜(看小說蒲網頁)有關,吃的抗敏藥啦止痛藥啦有關,還是純粹年輕呢?我比較傾向相信後者。

「中女」這個稱號是甚麼時候掘起的?根說是用來稱呼過三的女人,對嗎?我還以為中女=中年女人=過五/過半百/過了人生的一半。一直天真的以為要做中女,條件是正在/快要/曾經經歷過更年期,照計,過三的女人依然生殖力旺盛的,何解會被稱之中女呢?

根據普羅大眾的定議,我應該是中女,而中女仍長荳荳,算是難得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