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來social retarded的我,還會口不擇言,說話隨心所欲。

結果,是死得好慘的。

春天來了,也帶來更多的過敏症機會,這些日子以來,都是吃著抗敏藥渡日。

有些抗敏藥,原來是多功能的,抗敏24小時,還會令人high足24小時。

好啦,想說呢,心情在毫無源由之下變得很輕鬆,大腦和現實脫節,於是,我做了非常驚人的事。

我要跑5KM。

吓。。。。。。。做開運動的人,五公里簡直是少得不存在。有甚麼驚天動地大不了?

但是,記著,我最不愛流汗,也不愛跑步,那。。。。如何跑五公里?

龜速?用三天三夜來完成?

當我大大聲的宣佈這項大計時,一直受訓的朋友說:”好!我來train妳!”

坐在右邊的友人,一身冷汗滿面狐疑,她說:”What’s wrong with you?”

p.s. 她是我的gym常伴,見證了我孕前和孕時的號步機紀錄,速度完全無變:<2MPH!

她坦白的說:”我替妳擔心。”完全莽顧trainer 朋友的大計:

“You can do it!  12min per mile, let’s start from there. Do it.”

“Go to Rose Bowl, the track is about 3 miles. Exactly what you need.”

…………………………..

整餐的時光,左耳和右耳不斷接收著正負陰陽兩極訊息。。。。

我。。。我後悔開口說話。

當然,這刻的我沒有說話,也搭不上咀,因為她們談得好起勁。

今年,我的生日禮物會是一對暫新的號鞋和outfit,還有大大少少我不懂也不知但會用得著的運動配件/飾,我想。

她們已經在想像,training的時候,友人甲會掉著炸雞在前方誘我=_=

她們又想像,跑的那天,交剪會不斷的看錶,不斷的渡步,不斷的念念有詞:「這個不是她,這個也不是她。。。」最後他會逆方向由終點跑去起點找我。。。。。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