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過敏,我已經說了十次萬次,也沒有甚麼新鮮。

某天,在茶水間和兩位同事閑聊(我現工作的地方實在比傳統女修院差不多,我喜歡套用金庸的說話:是古墓派(地牢)與峨媚派的結合﹣即是幾乎全女班。「有幾個幫工是男的」),三個女人。。。。。想像到嗎?整個過程,鄰室的人,甚至整個地牢的人,只聽到茶水間不時爆出笑聲,頻率高達每五秒鐘一次。

三個女人中,一個是allergies-free,沒有任何過敏症,自在快樂的活在大千世界。另外兩個。。。除了一般的樹呀,花粉呀之類比較常見的過敏,一個對魚過敏(除了三文魚和吞拿魚,即是貴價魚就OK!);另一個對芒果,鵪𪂹蛋,啤酒過敏(除了上等紅酒和香檳,即是又是貴價的就OK!)。

期間說起抗敏藥多昂貴。比如,前幾個星期,醫生開了眼藥水給我,紓緩紅腫得有如乒乓球大的眼睛。姊妹們,假如一小樽La Mer Hydrating Infusion(4.2 oz/110ml) 叫價$95美元,對我,是很超昂貴的。但是呢,一小瓶眼藥水,只有2.5ml,誠惠$121.53(美元)唔該!(叮,收銀員打開收銀機,將妳的銀子遂一分類紙幣硬幣的放進收起,然後爽快清脆的關起收銀機。)普通的over the counter抗敏藥,如Claritin, Zyrtec之類的,好像30粒藥圓叫價近$40美元。如果這些不管用,那就轉用Steroid nasal spray,又或。。。可以選擇打針。。。。。。

在這世代,有多少人是allergies-free?

我呢,好明顯是到了數一數二的地步,幾乎是allergic to everything。醫生一直趨我去見專料,但是。。。。我「日理萬機」,好忙,去不成。

每天清潔家居,每隔三數天換一套床單枕頭袋,無非只想有一夜好睡,不用睡夢中起來sneeze 連連。

勞役一天,晚上躺在cozy的床上,潔淨的床單尚存絲絲洗衣粉的清香,躺下,鼻子堵塞,坐起身,鼻水直流,轉身換個睡姿,一邊鼻子堵了。再換個睡姿,另一邊又塞了。總之,輾轉反側,時針一分一秒的跑,10pm, 11pm, 1am,就是睡不著!!!最後,還是堅持不了drug-free life的信念,黑暗中爬起床,一步一撞的跑到洗水間,打開壁櫃,瞇著半張的眼睛找那粒又是天使又是魔鬼的抗敏藥。就這樣,日復一日的過著依賴藥物渡日的生活。

Allergies-free同事聽著我們的分享,笑得彎腰又瞇眼,淚水連連掉下來。然後,她撫心說:「在心底,我很同情妳們。但是,我真的。很。想。笑。。。。哈哈哈。。。。」

我們說到: 政府應該給有過敏症的人特別優惠,例如減稅啦,醫藥津貼啦。。。。

Allergic﹣free 同事說,那這個國家會即時步入另一個recession。

後來,allergies-free同事傳來鍵連,叫我聽聽這個電台節目。

http://www.wnyc.org/shows/radiolab/episodes/2009/09/25

節省時間,請直接跳到31 min。

聽後,大大出人意表。

節目中提到的抗敏方法,曾經歷盡蒼涼的患者現在已經是allergies-free!嘩,簡直是奇人異士,又或華佗再世。

提及的醫治方法(眾所周知,目前沒有醫治過敏症的藥方,有的只是減輕病症,又或舒緩不適,並沒有預防的良方。),真的奇人異事,信不信由你。

但是,好學又愛動腦筋兼又愛不某正事的多事兒如我,花了十分鐘去思索這件事。

假如,這是真的,那麼,我會將藥方包裝得很好,無錯,我很膚淺。

首先,這個應是natural remedies類,也就是要接近大自然。

至少,那個package會是白色的,有塊青翠的綠葉,有滴水之類的,要多zen有多zen。

要放在yoga house,zen tea house,spa之類的養生地方擺賣。

另一個吸引點是,此物幫助排毒減肥。

那麼,gym呀,運動用品店呀之類的也可以擺賣。

當我津津樂道的說著大計時。。。。同事搖搖頭低嘆:「這妞兒果真出人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