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一夜好睡,好像是幾年前。

不是講笑,印象中沒有睡得美的回憶。這睡眠債,非常肯定未來幾十年也還不清。

昨晚斷斷續續的睡了幾個blocks,分一二小時計。

鼻子堵了,本能的改用口呼吸,總在睡夢中聽到自己沉重的呼吸聲醒來,夢也做得亂七八糟。當然也苦了枕邊人,平白無事的陪我犯失眠。

話說,夢中,我們將家裡的樓梯換掉,變成很有格調的旋轉型玻璃樓梯,還有ramp,方便行動不便的人(不禁要讚自己潛意識裡是個體貼的人 n_n)。

突然家中大廳變成演講廳,又好像是教堂,總之會有重要人物演講。我和大叔都乖乖的坐著等重要人物出現。

當司儀宣佈嘉賓名字,嚇然驚覺原來講者是位朋友。我離開坐位,跟情緒高漲的粉絲們一起站在入口處等待,就像追星族一樣,乖乖的滿心期待的等那人。

原來,朋友的頭髮蒼白了很多。精神蠻好。嘉賓朋友說要找個現場觀眾客串,比賽插花(?!) 坐在人群中的我被選中了。

半推半就下,我上了台,身上穿著大叔的巨型t-shirt,黑色的,那其實是我的睡衣。

沒有半點藝術觸角或天份的我,努力的想插出一盆美美的花。不知何時又怎地,一盆花變成一碗越南河粉,味道超讚!(???!)

朋友嘉賓說接著來是煙花匯演,很想很想一起看燦爛的煙花,來不及,醒來了,給自己的呼吸聲吵醒的。

醒後,有好幾個時辰,念念不忘,心生不憤,只因來不及與你看那短暫卻美麗的煙火。。。。。。。。

**************

星期天,帶彌敦道南下去探朋友。無錯,就是他的媽媽做了麻油雞給我做月子的那位朋友。

他好像,見過彌敦道幾次,五次以下,我想。

熱情的他,不但要招待我們 (實情是周日無所事事,大叔仍然身在北京,而我們只有找節目打發時間,我又很想離開居住的小城,於是硬生生的要人家掉下手上的工作或其他更有樂趣的娛樂來陪我們玩旋轉木馬。)還給彌敦道買玩具,在迪士尼專門店裡,他見彌敦道超愛一隻米奇杯,就堅持要買給他。

間歇性地識時務的我見狀,即時說:「剛剛在Chanel店裡也有好些東西我超喜歡,一見鍾情的!」

他充耳不聞。>.<

感謝你聽我嘮叨,謝謝你的寶貴時間。還有,橙縣的空氣非常好,我沒有sneeze。

過了605/10的交差點,我的鼻子又開始堵塞。

唉。。。。草,總是別家的綠;飯,還是人家的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