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所事事的猫,畢生泓願是每天吃著organic cat chow,玩玩老鼠玩具,在日光下小睡,定期去spa修修甲剪剪毛,最怕主人給她穿上不論不類的華衣,怕會給同類取笑。自問那一身黑油油的毛髮,綠綠的眼珠,是天姿國色。

物似主人型,此話多少有點真。

主人是個會打開Pandora’s Box那類的女人。猫兒也是。

多事的猫,某天無無聊聊的在屋中遊走,神推鬼差下去了一個日常不會去的地方﹣地庫。

那裡沒有甚麼特別,談不上景點,長年黑漆漆,滿室凌亂的舊東西,傢具破衣,還有一股異味呢!

猫兒像受咒一樣的,越走越深,去到近𥦬處,竟然發瘋的亂抓亂挖,好有使命的樣子。

翻開一堆舊書爛燈,找到一個紙皮箱,花盡猫生所力,終於用利爪劃出一條裂口。

一道白光射出來,猫兒更加好奇,打死也要打開箱子看個究竟。

又再花上不知幾多個猫小時,打翻多少個舊花瓶,驚動一家大小的鼠爸爸鼠媽媽鼠baby,人家抖抖顫顫的看著她,她揮揮爪示意:「你走吧。」

她是一隻受過高等教育的猫,只吃organic cat chow, 間中也吃素,原始如毛飲血的日子,太血腥也不猫道了。

猫兒的目的是打開那個該死的箱子,老鼠一家大小的安危與她無關。

猫的注視回到箱子,又再花上不知多久,箱子終於於打開。

嘩,好刺眼耶,那光!

猫兒嚇得躲在一旁,心裡暗暗慶幸,好彩平時有去gym, 身手還算敏捷,要不極有可能猫命不保。Phew…. 開始有點自責,那麼好奇幹啥?

待強光漸漸變柔和,好奇心再度驅使猫兒上前查看。

箱子裡有個像面盤的東西,盛了滿滿的銀色的液體,一閃一閃的,估計剛才那道強光發自這銀液。飽讀詩書的猫兒,忽然醒覺:「這。。。這。。不會是吧?不會是傳說中的Pensieve吧?還以為只是小說電影中虛構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