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歲零9個月的彌敦道,除了會talks back,還會甜言蜜語。
不知道那兒傳來的,他很會觀人眉頭眼額。(他爹娘都不善見人眼色行事。)
只要眼尾一提,面色一沉,甚至不動聲色,他就會窩心的問:「媽媽,妳好嗎?」
然後一個濕吻送上來。再加個熊抱。完全溶掉所有冷冰,消走不歡。
最近,為了給他potty train,一直都自我提醒,不要太心急,不要給他壓力,否則弄巧反拙。
明明告誡自己,假如他不聽從,也不要動怒。
還是,在他自動不穿diaper的日子,卻又不告知有大事發生,濕了褲子,一次還可以,一天幾次,我就開始抓狂。說了不該說的話。
「你不用potty chair, 媽媽很失望。」
Disappointed.
他記住了。
一天,他扔垃圾進垃圾桶,扔到地上,他馬上說:「媽媽,對不起,I don’t want to disappointed (disappoint)  you. 」
那一刻,開始覺得好笑,再而感到很內疚。自責為甚麼要對他用那麼重的字詞!
今早,他告知要去pp,但太遲了,還未到洗手間,褲子先濕了。交剪給他換褲;又再濕了,第二次時,他坐在potty chair上哭,很傷心的樣子(當時我不在家)。像是害怕會令人失望。
後來,他坐在車子上,跟交剪說:“I wish Mammy is (was) here sitting next to me.”
我被告知的時候,很感動。那是聽過最動人的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