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愛花之人,但不懂惜花。

在我的花園裡成長的,都不是會盛放花兒的植物,原因大抵有二:

1。環境實在不太適宜,缺乏照料,勉強掙扎生存,沒有力氣開花。

2。即使開花了,也會被花拆來插在花瓶裡。

有靈性的花草,於是,選擇在我的屋簷下不開花,吹漲!

我有個惡性傾向,就是一見到美麗的花兒,便有衝動去拆下帶回家。

時直百花齊放的日子,每每見到花園裡的鮮花,真的很難自抑。

每天路過見到園丁,正在剪去快要凋謝的花兒,厚著面皮上前問:「可以給我剪一小束嗎?」然後屁癲癲的拿著一支紅玫瑰走人。好滿足。

(一星期了,依然盛放。又,我的新辦公室,一個字,亂。比起舊有的,是天與地。但,我在這裡找到我的niche。)

((花瓶是我最珍惜的一個,是朋友兩年前親手劊上小懶蟲,那彩色的畫象,送我的。))

玫瑰,總給人嬌媚的感覺,相比牡丹芍藥,又多了一份風塵。

牡丹矝貴,是季節性花類,每年也只是四至六月時段盛放,盛開的花朵大方優雅,難怪被稱做花王。但是,牡丹不耐,花兒開了,沒幾天就謝,好看的日子也不過那幾天。就像天姿麗質的女孩子,完美的素顏,經幾年煙酒不離手長年睡眠不足的生活,好快就謝。

玫瑰耐風霜,幾乎一年四季也是花期(大抵是不同品種)。玫瑰美,但不好惹,一個不留心,利刺會傷人。只要好好相對,玫瑰會給你盛放,長期帶來驚喜。就像飽讀詩書又懂得自我珍惜的女人,會為愛的人變得更美麗,同時也要有自我空間。不用遠觀,但也不要過分親近。

山茶花,也很美。沒有長莖的山茶花,我喜歡拆來放在盤子裡,盛上清水,放上浮蠟燭,燭光水映下的山茶花,很美。有些女人,不知怎麼說,就是不說話,靜靜的坐在也很吸引人。喜歡和這類女人一起看書讀報聽音樂。

蘭花,也不知收過多少盆蘭花做禮,也不知殺死了多少盆蘭花。我愛蘭花,但蘭花不大愛我。我只可以歸疚蘭花沒有個性,太依賴。

山中的野花,自然的美,不為人著眼,但美。自滿的美。

世上要是只有一種花,那。。。。會是悲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