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mor!

講完。

電影最直接送出的是華麗麗的衣服,華麗麗的人,華麗麗的景,除了glamor, 還有glitter, 最重要的是girly womanly feminism。

看之前沒有大寄望,trailers 裡看到,那四位主角都老了,還有沙漠,我很喜歡,但是穿著華衣在沙漠上遊走,就有點不敢想像。。。。甚至,開始時有點覺得多餘,只不過是找個藉口show off。

像Samantha 說的,兩年的經濟倒退,我受夠了,I need to go to somewhere rich!

係囉,去拜金啦。

看到這一段,成套電影也充滿fantasy,我甚至乎感到身邊有很多肥皂泡漂浮。然後整個人隨著肥皂泡升上半空,跟著華麗麗的foursome去了Abu Dhabi,入住Emirates Palace,踏上沙漠,四吋高跟Manolo Blahnik下踩著的是一個又一個未開發的油田。。。。。。

肥皂泡泡浴的享受,消失在Charlotte和Miranda的深情對話。兩位時代媽媽,愛她們的孩子,也愛自由。像Charlotte那樣的女人,終身大志是做個好媽媽,當她成了兩位女孩的媽媽,她又失去了自己。要不是有個年輕的全職保姆在家,她是撐不下去的。即使冒著老公會被年輕保姆吸引的危機,她說: “I can’t get rid of the nanny!”

忍不住哭了,講緊我。

Carrie在幾千哩外的沙漠,遇上舊愛Aidan,浪漫的Carrie相信,天涯相遇,或者這是天意。加上,她開始害怕日復一日的婚後生活,一切變得那麼平常。她懷念從前夜夜蕭歌的日子。

她們相約一起晚飯,Carrie刻意的化了個細緻的妝,穿上性感裙子,在電梯口碰上外出回來的Charlotte 和 Miranda, 她們都告戒她不要去,Charlotte說:”妳在玩火。”

當然,Carrie去了赴約,有意無意的踏上踩鋼線跳火圈的征徒。飯飽酒醉後,她和Aidan在寧靜的走廊散步,突然,一陣涼風送來,他們都變成接吻魚。

Carrie很後悔。

她說,她很內疚,她不過是惦念從前的自由,那些flirting,有男人拜倒在Halston Heritage裙下的日子。但是,她更加清楚,她不要那嘩一聲之後的寂靜空虛。她之所以快樂,全因她知道,一天辛勞過後回家,有個人在等她,陪她懶在沙發上,邊吃Chinese take out food , 邊看無聊得不可再無聊的黑白殘片。假如,半秒鐘的接吻魚化身會將這些肥皂泡般的幸福打散,她情願不做。

她終於明白,New York Times對她那描寫現代人婚姻生活的新書,評語是:「勞請用創可貼黏口,直至她明白婚姻生活的真諦才可再開口說話。」她明白,原來,一直以愛情專家為名的她,比出名到處留情的丈夫更不懂得婚姻生活。

Miranda 在Law firm裡不得老闆看重,甚至處處相迫,無非是老闆害怕她的能幹。最後她忍不住贖身,辭職不幹。原來,在2010,還有男上司害怕能幹的女下屬,說奇也不奇。

Samantha年過五張,開始步入生理的另一個階段。她怕老,她所做的,固然是有點誇張。女人,至少要有權利保護自身,有權減輕生理轉變帶來的痛楚,至少,應該有權天天吃yam吸取女性荷爾蒙,以免長出鬍鬚!不過,在太陽底下某處角落,有些女人,連公開談談生理轉變或與性有關甚至時裝的權利也沒有。時代進步嗎?社會進步嗎?看來,仍是像熱帶地區的雷暴:絕對局部性。

到了最後一段,電影要show的,已再不單單是glamor,或者fantasy生活,還有更重要的主題:女權,女性的社會地位與自主權利。婚後是不是如人所想的,下一站生娃娃?婚後,是否就神奇的將二人變成連體嬰,無時無刻也要黏在一起?做媽的,上天下地是否都只是孩子的二三事?在職女人在職場上要得到平等對待,是否要像加人工一樣的争取?女人是否可以保持自我,不論年齡職業入息樣貌?

勸告,請自備太陽眼鏡入場,以免華衣金光對眼睛造成傷害。又,如有某一段觸動心靈,還可以遮掩紅腫的雙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