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敦道捧著我的臉說:”Mommy, you are a princess.”

一手翻雜誌一手拿著plum坐在地上的我,滿口plum的說:“Yes, I am your princess.”

也不知道他從那兒學來的,大抵是卡通片,他已經給公主與美麗劃上等號。

有天在公園,擦身而過有位小姑娘,六七歲的樣子,棕色帶金的brunette頭髮長長,髮尾自然的微微卷起,大大的棕色眼珠,像海膽刺一樣長而粗的眼睫毛(看得我那個羨慕),紫粉紅色小裙子下是pokey dot leggings,甚麼色的Mary Jane我忘了,塗的是peony那種粉紅的指甲油,總之就是個愛美會美的小美女。

女孩走過,彌敦道說: “She is a princess.”

女孩聽見,回眸一笑,笑著轉身走開。

夏天的週末最愛穿熱褲涼鞋。小人兒總會跑來摸摸大腿摸摸小腿的說: “I like your legs. They are nice.”

向來最不滿意就是一對甲組(足球員)腳,從來沒有想過有人會讚美他們,雖然交剪說過百萬次,但他是大人,他有機心。小孩子嘛,童言該是無忌且真誠的。

不信?

有天,他又摸摸的我pizza belly說: “Big tummy.”
“Who has a big tummy?”
“Mom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