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看歌戲。

但是,老老實實,我知識貧乏,看過的歌戲也不過那幾套。文化教育處於嬰孩時代。

識得有Giuseppe Zanotti早過 Giusseppe Verdi。

Giacomo Puccini 的歌戲,我只去過戲院看過La Boheme。

戲情不多說了,家傳戶曉的名著。劌名也說得很清楚,說的是Bohemian生活寫照。

四大才子,加兩個美女,背境是巴黎(歌詞是意大利文,夠傳統),成了故事主桿。

這不是江南四大才子出身朱門那種,美女也不是秋香石榴那類。之不過,還是有點類同的,就是持世態度﹣

有錢花到盡。

不同的是,La Boheme 裡的四大才子,詩人Rodolfo,畫家Marcello,音樂家Schaunard,哲學家Colline,同住在一幢大樓的頂樓,一間叫做garret 的房/單位(我攪不清,都是依書直說。)冬天更是高處不勝寒,冷風刺骨。四人的收入不穩定,百分百的餐揾餐食。

的確,”The life of Bohemians is not always gay.”

自古藝術家多和藝術家交往,例如畫家Marcello又離又合的女友Musetta是歌手,好像只有同類才會明白對方,先可以溝通,先相處得來。

一個寒冷的冬夜,住樓上的Mimi聲稱大風吹息蠟燭,前來借火,和Rodolfo一見鍾情,雙雙墜入愛河。

愛情來得快,去得也快。兩對璧人,霎時變成陌路人。Marcello 和Musetta,Rodolfo和Mimi,先後宣佈分手。

愛情的火花,再大再猛烈也敵不過紛飛大雪;愛情再濃,也不能讓白開水變成蜜槳。白開水始終是白開水,無味也飲不飽肚。

Rodolfo懷疑整天咳漱的Mimi患上了甚麼絕症,又有愧自己沒有錢給她求醫,只有迫走她去搭上個有錢人,好好醫病。

每次看到這裡,都叫人沮喪。被心愛的人趕去另愛他人,該是很傷心很hurt 吧?

話又說回來,這個Rodolfo確實又沒骨氣,甚至懷疑他到底愛不愛Mimi!

或者,他那個叫割愛,好偉大。

凡夫俗子要的,要的無非是簡單down to earth的愛,不要太複雜,也不用太離奇。

愛裡有受(受+心=愛),或者有人會說愛是去承受roughness, 環境等的客觀原因又或相貌學歷之類的主觀因素,那麼,愛很重。我只知道,跌過反叛過後學會的是,愛是接受,好與壞,都要。當我在接受別人因他是他/她是她之時,人家也在接受我的長短處。很公平。

或者,愛/愛情本來就平平無其,像MSN裡的 Angel smilie, 其貌不揚,需要加添些許想像力,希望,耐心,再灑一抹天真𢦀直,才可以領會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