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來自NUNU's closet

我的衣櫃,絕對不能隨便打開,以免造成損傷意外。

亂,非常亂,亂得有時自己也覺annoying。

想穿的衣,總是找不到,不想穿的,卻又擋在眼前。

唯有,向好處看,去置衣。

女人總有很多添多一件衣,一雙鞋,一個包包的理由,就是「無需要理由」。

每次大包小袋回家,大叔會問:「噢,這個,衣櫃裡沒有嗎?」

很不體貼的男人。

話雖如此說,他有時也是對的。

我的obsession, 找不到要穿的衣,那就買回一件差不多樣子的代替品,彌補心靈損失。有時,瘋的時候,一式幾色的買,好痴線。我知,我好悶。

跟女友們說起,原來我也不算特別,她們的衣櫃,或者比我的有更多石沉大海的衣履。

近來,自發的清理(部份)衣櫃,實在頂自己不順,忍無可忍。

「這件,有個孖生姊妹,還有好幾個近親表兄妹。」

「這件,嘩。。。。顔色。。。。」

「這件,Hey, 妳是甚麼時候搬入來的?我們見過面嗎?」

「正!點解好地地妳會被打入冷宮的?」

挽救回兩條裙子和幾件襯衣,開心到暈,幾年前買的,timeless款式,好抵。又將幾對鞋子和更多的衣服送去time out。

我發現,那些重見天日的衣服,都是小店裡買回的平價貨;而那些time out的,都是割肉搬回家的。

對於很多人,那只是雞毛蒜皮,小銀碼,對於我,好貴囉。

有個小小領悟:衣履並不是label就好。

穿衣,重要的是穿適合自己身材心情喜好的,而不是潮流興的,否則,一不小心便成衣不稱身(學習中)。我不愛熨衣,質料最好是不用熨的。也不惜衣。朋友會小心翼翼非常religious的讀標簽,遵從洗衣指引。而我,甚麼衣也放進洗衣機,只用一個program,Cold & Special,按製開機轉身走人。有些衣,不得不要去乾洗,例如cashmere 毛衣。

包包,也不用品牌的。主要是付不起價錢,其二是我沒有選包包的天份(?!)。漂亮的包包,太貴。我又不想免費給品牌賣廣告,有大大個logo好顯眼的,我沒有財富去買,也沒有興趣是擁有。走進Nine West或其他小店,也有款式相若大小相近的包包,價錢大眾化,但是,就是那個色澤又或那個質料,叫人無法下手。現在,我用的是一個大叔媽在巴黎超市裡買回來的包包,我好喜歡,也常常有人讚賞,以為很昂貴。當然,對我,那是貴重的禮物。但是,我又很粗用的,帶去沙灘去商場去晚飯。

鞋子呢,鞋子是我的obsession,要每天踏著12小時的鞋,如此親蜜的關係,怎麼可以草率?其次是腰帶,一條漂亮的腰帶,往往給平平無奇不起眼的衣帶來生機。

照片來自NUNU's closet

鞋子,大腳八的我,實情很難買鞋。因穿了不合腳型的鞋而割腳流血腰痛,經常發生。Okay, 可以說是我愛靚不愛命,要款式不要舒適,惜荷包多過惜自己雙腳,去買平價時髦鞋子。抵死!我又有好多對在(因著荷包)拆衷下買回來的,過2百美元一對,滿心歡喜期望的,最後,落得幾乎「福佳」,那次,穿的還是雙平底鞋哩!不迷信,再買同品牌的另一款鞋子,沒久鞋墊和鞋底閙婆媳糾紛,分家收場。好灰,又好惱。

天啊,我要的只是一對品質好的鞋子,善待一對永遠忠心無時無刻撐著我的腳,不算過分吧!

然而,Christian Louboutin買不起,Giuseppe Zanotti也貴,Gucci張揚,Manolo Blahnik太girly,適合童話中的Cinderella多過現實裡的我等民工;唯獨喜歡Prada, MiuMiu。

有些鞋著出街,朋友說:「看不出來喲,跟女人街賣的一樣樣囉。」

學校裡,management阿姐,同窗fellow,20 到60,不時也會說幾聲,「鞋子很漂亮」。每每有人問那裡弄回來的,總會說是小店掏來的,又或是人送的。我怕,被人說我收支不平衡。

我,永遠在找一對漂亮的鞋子,黑色的,銀灰色的,鮮紅色的。要不割腳要四吋高或以上穿了不會引起腰痛腿抽筋的後遺症又或自責為何小時候不穿鞋像個野孩子四處跑等等沒有建設性的反思,價錢又要相宜,請問有沒有介紹?

會不會比找一對玻璃鞋更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