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數指頭,彌敦就上學兩天了。
第二天早上,大叔說道別的時候彌敦道哭得厲害,而大叔也眼濕濕的離開。
星期一是我的班,我會帶他上學。不過,Labor Day的關係,星期一是假期。那就星期二了。到時,再看看情況。
上學兩天回來,病了。今天,又流鼻水又微咳又微燒的,好不可憐。
但是要讚一讚,他病得很乖,不cranky,只是投訴說他病了。
這個週末就是陪他在家,養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