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又有少許誤導。但是鄭重聲明,我是很真誠的人(!?)
我真的去了Fashion’s night out, 在舊城,只是沒有相片為證而已。絕對不是空口說白話。
是晚本來和友人約好5點鐘集合,先去晚飯,再出發去舊城。我呢,又好勤奮的想多留在lab 做點事,結果,還是和另外一位友人去喝茶!(這就是graduate student life=luncheon, high tea, happy hour, cheese and wine, beer and pizza。For better reference, see Piled Higher and Deeper (PhD comics) )。晚上7點再去舊城會朋友。
其時已經餓到肚皮貼背脊。一到步,友人即時說:”來來來,帶妳去吃好的。“果然知我者莫若妳,妳,妳!
有份參與的店鋪,大多都準備食物和酒水招待。而我的目標,不是那些華衣,只是那份brie & tomato 三文治,那杯fruit punch。還有,鄰店的cheese and bread/crackers!留得最長時間的是Crate & Barrel傢私店,坐在陣列室裡的沙發上吃fontina cheese,一流,跟坐在家中的沙發一樣,不同的是,不用clean up。(唉呀,我真係好cheap。)


8時正,時裝表演正式開始。是晚有A.B.S., Kate Spade New York, Gap, Elisa B, 小小的catwalk show,模特都漂亮。其中一位,一出場就像沒睡好一般的沒精打彩,上了天橋又像5分鐘前剛和男友閙翻了一樣的氣憤,笑容?sorry, out of stock。我隔鄰的陌生女子說:”Smile!” 我搭訕:“We should get her a Happy meal!”
輕輕鬆鬆的過了一個週五晚。開心。
順便一提,不喜歡Juicy Couture的售貨員,再說,這店的東東也從來不是我杯茶。我發現,我對意大利華衣,特別是鞋履,有很深厚的obsession。
悲。。。。好高望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