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無意中看到一篇文章,標題是:“We all married the wrong person.

說的一矢中的。當時,就非常的同意,再和幾位朋友分享,更加認同。

看著彌敦道和美櫻在沙堆中玩耍,那個投契,又再想起每次見面,他們都熱情的擁抱,說再見時又會不約而同的哭,小孩子表達喜惡很直接,也真誠。

純子和我,坐在樹蔭下喝冰綠茶吃葡萄芝士,聊是非。

純子是我的幾個日本朋友中,走的比較近的,我們甚至以姊妹相稱,同一個星座,果然特別合拍。加上她人很沒有所謂,隨隨和和的,十分容易相處。

日本女生,大多是好太太,這個坊間早有流傳,我身邊的幾位日本女生,都是榜樣派的。純子給我的印象是世上最好的太太,零怨言那種。

我跟她說起那篇文章,她一個勁的點頭。她跟我分享她的婚姻觀念,我想,她比很多傳統中國女子更傳統。「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她很堅持。

她特別的相信,這世上沒有絕對的對先生對小姐。秘訣是,如何將他們改造成我們要的對先生。

她又說,我們的老公,都是自由戀愛後結合的,那就說明,當初有愛,方會走在一起,承諾風雨同路。沒有男人喜歡哭哭蹄蹄的女人,戀愛時我們都快樂,天天笑,那些柔情風情,是男人所寄望會常有的,能夠讓喜歡的女人快樂,男人自覺好有成就感。

我不知道,我是否完全的同意純子。但是至少,我想,每對結婚的男女,一開始時都是滿懷希望的,將來一起走天下,一起看細水長流。沒有人心懷Plan B的走進教堂的長走廊吧?

改造一個人,談何容易?又不是小孩子現Playdoll一樣的,這個不稱心,可以隨時揉爛了要造一個合意的。再說,性格這老頭,固執喲!

大抵,她說的,是去接受那人,再從那人的好處出發,將其發大,成為自己要的那個他。這當中隱藏的,那只單純的理念?我頭腦簡單,想不出好方子。

大抵,我會同意,假如一直的抱著尋找對先生的態度,或者,此君永遠也不會到來。人生何其神秘,隨著教養年齡和環境轉變,在每一個階段,我們要的或者不同。比如說,小時候曾經暗戀的男孩,又或那個棄我而去讓我從豬小姐變成白骨精的男生,現在再遇上了,我好肯定,我會對自己說:「攪錯!真不值得。」

找對先生等同找一對合腳的鞋子嗎?

鞋子不合腳,即使多美也好,穿了也不會讓我美,我會因為腳痛而整天扭典著面目,一定不好看。經過很多教訓後,我不會因價錢或外貌潮流而買下不合腳的鞋。之不過,鞋子,即使買了錯的,可以輕易的丟掉,闊步昂前,另覓新歡。

對先生,有甚麼的規條去量度一個人是對先生與否?生活的dynamic,變化層出,不厭煩的又再說一次,際遇的變幻,大抵追求也隨著轉變。那麼,或者,老套的說:以不變應萬變。

不變的,重點不在承諾,而是那懂得欣賞對先生的眼光和心境吧。

或者妳已經從夢想擁有一對Steve Madden到只有Prada才看得上眼,即便折衷買了對SM, 穿上腳就知不對勁,割腳就是割腳,不會因為妳的誠意又或時日而變得稱腳。

對先生或者有時變成錯先生,但是假以時日,經過各方磨擦,不對型的,都變對型了。稍稍有智慧的人,又會在意的人,漸漸的便記著妳的喜惡,避重就輕。

當然,這內裡需要雙方的耐心觀察接納和付出。

聽人說過,女子嫁人,不要嫁個夢中情人,那不是結婚對象,妳會整天的崇拜他。要嫁,就嫁個會崇拜妳的人。我想,這話不是沒有道理的。只是,人與人的關係,本來就沒有尊鄙之分,更何況,在情感世界是,總是付出的那一位,會不會有天虛脫?續而逃脫?

寫不下去了。大道理我說不來,也不懂。要不,我會是世上最幸福最快樂的人。

不過,我想我會,每天咧開嘴對著隱約大了一個碼的大叔笑嘻嘻,不時也不忘讚讚他的頭頂光滑可愛。說不定還會換來他讚嘆的說,這十多年來,妳還一樣的年輕。甚至更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