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媽媽,當然有很多益處(也有萬多個壞處),想不到,還可以有一位忠心的粉絲。

無論我做甚麼,在孩子的眼中,我都是最cool的。

唱個歌兒,他一臉認真的聽。即使,我5音不全。

隨便穿上一條裙子,他就憐香惜玉兼口舌甜滑的尊稱我princess。

說他青出於藍,一點也不誇。至少,如此忠心的粉我,他老爸恐怕拍馬也追不上,學也學不來。

自自然,他也越來越得哀家歡心。

無聊之時,會給他免費唱個歌跳隻舞解悶。

我這人,本來就沒有音樂天份,愛唱卻又5音不全,總是跟不上調子。大叔以前是攪音樂的,也曾經好言相勸,嘗試指點迷津的,結果是換個白眼。後來,他就由得我做自由的創作拉闊(即是同一隻歌,每次表演都有所不同)唱手,只要不在他面前或者他友人面前獻藝就好。

我懂的歌,也不過那幾首。

彌敦道愛聽,全部都愛聽。還會點唱!

有天,他說:「媽媽,給我唱個歌兒可以嗎?」

我,一臉興奮的問:「好呀。你要聽那一首?」

他想了一想,好像有萬多個選擇似的,然後歪著頭咧嘴說:「不如,唱。。。。watermelon song。」

我:「????」

給他哼了幾首,總於找對了,好在選擇不多,不外乎是A, B, C or D。

原來,他要聽的是王菲的「流星」。

歌詞裡有這麼一句:「我們之間像沒有甚麼。。。。。」

大抵是我的國語發言不正確,又或他的聽覺未發達,給硬生生的聽成「Watermelon像沒有甚麼。。。。。」!

可想而知,這孩子多麼愛吃=_=!

有時,他會要求聽那sparkle song。

那是我中學的校歌(!?)

或者,在他聽來,或者那歌很有氣勢,好像有很多sparkle,火花四放似的。

又或者,他把我想像成明星出秀一樣的,背境有煙火表演,很多很多七彩的sparkles!

這位粉絲,也不是對偶象的表現照單全收的。

他自幼就看著我的腳甲油每隔一段日子就換一個色調,爬行期的他更是,舉頭伸手就看到碰到。他對於這色調變幻,非常fascinated。

到了會說話的日子,每次我去美甲回來,他就問,「妳今天轉了甚麼顔色?」

昨天,我選了深紫色,深得像墨般黑的深紫。他見了,淡淡的說:「媽媽,妳知道嘛,我最喜歡的是紅色喲!」

彌敦道雖然粉媽媽,但他更粉爸爸。

每次大叔變得煩人的時候,我會不自覺的提高嗓子或變語氣,這個時候,彌敦道會化身成Spiderman,挺身而出,護在爸爸面前,樹起右手食指,慎重的對著他粉的媽媽說:

「媽媽,不要這樣對爸爸說話,PLEASE! 不要生爸爸氣, be nic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