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甚麼大事,只是去香港的旅程。終於定下來了,機票,好像也過了賬號,這樣下來,星期一零晨起飛,至10月18日回來。短短的一星期,節目安排的密密麻麻。

此行主要是去友人的婚禮。

好友們都一個個的出嫁,我也錯過了很多個婚禮,這次,大叔仗義照顧彌敦道,讓我自己一個灑脫的去旅行。

(要是他兼付我的機票和旅途中的各項支出,想來會更完美。)

突然覺得,時間很緊迫,有點不知所措。

回來了還有很多事要做。。。唉。

更甚的是,這個週末又將很多事堆在一起,星期六一早去了Arboretum的週年會員大會,主要是衝著那個免費continental breakfast而去,誰知道,以我們的磨蹭功力,足足晚了1小時到步,所有食物都功成身退了。我們又很幸運的遇上大風雨。

幸好,公園另外有韓國節。有美味的韓國菜,更有創新的韓式燒烤墨西哥卷餅。(這東東其實面世多時,只是我一直沒有機會試。)又有韓國傳統文娛表演,彌敦說最愛看打鼓。

接著去鄰城逛,看中秋大會慶典。大叔超喜歡看noodle contest, 但我怕彌敦道會學,他每次吃都吃得像個餓了10年的娃兒。

星期天一清早又出動,去行山。回來小休後,又再去妹妹攪的燒烤趴。晚上,去意大利餐廳吃pizza,現場有人獻唱opera, 那個餐廳的侍應超牛,簡直是卧虎藏龍,每一個侍應也會唱,送上客人的菜,就自然的走上台唱歌,很好玩。他們見彌敦道和Michiko拍手拍得那麼投入,就特別的走來圍著我們唱世界真細小。

現在是星期一早上,外面下著雨,矇矇的。開車送彌敦道上學的途中,突然想起倫敦的初夏早上,大部份時間,也是這樣的陰天雨絲綿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