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12小時後就要出發去機場了。剛剛給老板發了email,告知我會消失一星期。

我:i’ll be gone for next week, back on oct 19. – sent from my iPhone

我就是這樣的先斬後奏,他事前一點也不知。

他的回郵更是簡潔:thanks!﹣sent from my iPhone

妹妹堅持晚上要送我去機場,飛機明天零晨起飛,大叔和彌敦道不會和我去機場,彌少他晚上10點前和周公有約。

本來安排好朋友送我去機場或者去Union Station搭飛天巴士的,自覺會很好玩,又覺很適合窮學生的身份,再說,飛天巴士這名字改得好,會飛天喲!未起程心已經衝上雲頂了。

這幾天,朋友都在問行李收拾好沒有?當然未有。即便是此時此刻,我在寫blog,行李箱在den 裡。

只是一星期,沒有甚麼要pack的,是嗎?大抵,最頭痛的是裝鞋子。嗯,我打算每天去跑步,然後再大吃特吃!

想起即將要和彌敦道分隔兩地,就興奮不上來。特別是此行有兩天會去鄉下探望外婆和親友,想起鄉間的清靜,網絡是發達的,但不知怎麼,感覺就像是要到火星一樣的遠,我怕。

每次去香港,我都緊張,有點怯。

大城市不適合我,我怕人多我怕車多我怕嗅到一地的銅味。相比,我還是喜歡這裡鄉下般的生活。

大叔說我是鄉下妹出省。差不多啦,我打算今晚穿起爛boots,大花絲裙子,再找頂阿婆式帽子,這是我所有的家當,去上機。

我甚至想出十萬個不去的理由,一千個說法令好友感到我雖然沒有出席她的婚禮,但是我的祝福無限。

﹣親愛的友,妳要出嫁了!!!這是多麼甜蜜的事。雖然我未可能親身實地迎接這一天到來,但我會陪著妳一路的走,見證你倆白髮齊眉,在你們的紀念日,給你們拍照。照片中老得掉了門牙的你們,笑容燦爛,眼角的紋,載滿幸福。

想了又想,改了又改。最後,我還是買了機票,起程去那個我長大的城市,怯怯的。怯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