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號晚8時45分,彌敦道誠意請求:”Mommy, can you bath him tonight?”
Sweet到暈。
9點30分,妹妹他們來到,比起super shuttle還要準時。
勿勿忙忙跑到他房間,吻吻他的額頭,給他拉好毛墊,熟睡中的他竟然半夢中說“
Gentle.” 很可愛。
Check-in後和妹妹妹夫道別。距離登機時間還有3小時,我只有在機場行行走走,看看免稅商品,看看書。突然,想起從前很多很多的在機場等候登機的畫畫。
那時還年輕,那時有的是時間,那時有的是青春,那時卻沒有彌敦道。
LAX的3號離境大堂,是我最不喜歡的地方,每次都傷感,每次都不想離開。
入閘過security check的時候,那位哥哥仔,口甜舌滑的說我漂亮,然後問我會不會嫁給他。我舉起左手,“否則我會的。”
他笑嘻嘻的讓我過閘。
飛機上坐我旁邊是兩個說西班牙文30/40出頭的男人,去公幹。非常的愛聊,我帶起耳筒,睡著了也不想除掉。臨降落前,其中一個拿出一張咭,看來是自製的。他說太太要他在飛機上看,他看了,馬上打開電腦給她發email。
Sweet 到早暈。
友早在接機室等待,我一出那道門,就看見她站在最前邊,我拉著行李箱連飛帶跑的奔過去。她要嫁人了!很激動。
她陪我吃早餐,又講解如何坐車出市區。。。。我忘了該搭那一號巴士,收費多少。。。。
上車時有個印度人,手上拿著一個地址,還有一百大元。司機不讓他上車,說車裡不設找贖。我要向他了解情況,司機勸告不要,說那人明白的,我們那樣站在上車門前,會防碍乘客上車。我和印度男人先下車,向他解釋,車費$45,我只有$45在身(還是剛剛友給我的),我們加起來車費是$90。要是他不介意的話,我就給他$45,他付$100。這樣,就免了他再次回到大堂找零錢,又再在30度高溫下等30分鐘公車之苦。
我那時真的熱得,累得幾乎要暈倒。
他說沒有問題,就這樣,我們再上車,他跟著我在上層前排選了靠窗位子,坐在我後排。到了他的目的地時,我可以提醒他。
車子從機場到市區,經過新界九龍西隧,來到港島。
我像走進成長的倒時光隧道,大學時期的我,多在新界九龍區活動,中學高中時期的我,在港島西活躍,小學時期的我,很乖巧,只在港島東家附近出沒。車子一路的走,每到一個地區,我說想起,甚麼時候經常和誰人在那裡做甚麼。好像在看影畫戲,腦袋也活躍起來,突然又不累了。

梳洗完後和媽媽出去辦事,順帶去找在灣仔上班的弟吃午餐。在地鐵上,有位孕婦上車,我當時說只見到那圓圓的肚子,馬上起身讓座,她和她老公連聲多謝,還不好意思的說只是一個站而已。到她坐下了,我們四目交投,我突然問:”我們在那裡見過?” 她淡定的說(果然是賢妻型):”我們是中學同學呀!“
這下我急了,她的名字。。。。Sophie, Lucy, Rose, Vicky。。。。。。???
我轉身向她的先生介紹自已。又問了她們女兒的名字和年紀,都六歲了。快要做姐姐了,乖巧得很。
世界真細小,香港更細小。
現在是零晨時分,我在和大叔越洋網聊,就像很多很多很多年前,仍是年輕未嫁時。
然而,現在有了彌敦道,多了縷縷牽掛,也多了一分踏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