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誇下海口,大肚了也要出席友人的婚宴。

我是有承諾的人,再千里迢迢也會出席婚宴,只是,只是,大著肚子這個承諾就。。。。。懷裡依然有幾鎊假彌敦道的。

大婚的前一天,我失眠。 新娘子倒是睡的很甜的,苦了我整晚聽著她睡熟的呼吸聲,很羨慕,又很妒忌。

這種情緒,一直延續到婚禮完成。

新娘子當天很美,很美,很美,很美,很美,很美,很美,很美。。。。

依照中國傳統習俗,早上新郎哥到來迎接新娘,當然是經過一班姊妹們的折磨後。從前我不明白為甚麼要玩新郎,那天明白了,原來,那是姊妹們向新郎哥索利的時機。哈哈。

接過新娘就要向長輩敬茶,我的工作是煲水,很重要的!為此覺得自己蠻有用的。

用新娘子的小傻瓜機拍來的照片。

大伙兒拍照,加上幾部相機同時接快門,各人的神情眼睛注視的都不同。另有一翻味道。

嘻哈過後,新娘子就出娘家門去新郎家了。我的工作,是給新娘子撐傘。幸好我選了條鮮橙紅的裙子。

背光照。。。。。。

由於我撈得個撐傘的職位,兼職給新娘子換婚紗,所以,有機會在化妝間裡拍到第一手的照片。

幕後照片

幸福的笑容

我來沾沾喜

一班兄弟姊妹

一對新人,新娘子兩位妹妹和我

新娘和新郎是中學同學,宴會中一成半的來賓是舊同學,我們笑稱這是舊生聯誼會。

當年的同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