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有點怪。不叫好,也不算壞。

大抵,我已經學懂了接受與對抗,在兩者之間,多少找到了平衡。

經過無數次的reality check,多少,我也知道甚麼是甚麼。因此,也再沒有甚麼令人特別的失望。

秋天將至,下星期就轉冬令時間表,這樣一來,冬天似乎又跑得更快。

從來不太愛冬天,偶然一天兩天的凍,正好秀秀靴子毛衣,實在難得。不過,假如連續幾個月也是這樣的天氣,我會憂郁而死。

這個冬天,不會太冷嗎?嗯,這個冬天,我最想要的是一件乾濕褸,和一對水靴。

感覺這個冬天會多雨。

南加州的地質,不太吸水,加上長年干燥,每每下大雨,排水系統就出問題,道路水浸,我實在不喜歡下雨天。

下雨的冬天,更加談不上喜歡,從來也不。

只是,這個冬天,我不再抗拒下雨,也不再怕天寒地凍。甚至有一種近乎愛被虐待的變態想法,就是想要個雨多的冷冬。

在下雨的冬夜,烤個pie呀蛋糕呀魚呀雞呀的,印象中,烤箱的熱,會暖起整座樓房。

另外,我或者該像松鼠一樣,每天搬一兩顆果實回家。在下雨的冬夜,安坐壁爐前邊嗑果子,邊喝花茶,邊上網,邊看電視,邊聊家常。。。。。。

現在就開始整理。一整個下午在收拾飯廳,已經很久的長年凌亂,到處是彌敦道的玩具。今天,把心一橫,跑到Ikea買個書架,幾隻箱子,將他的玩具一一歸類,家中的一角,至少這一角,看來比較像樣。

是個好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