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間登高,一直以為轉了彎,便到山頂,明明就在眼前。

然而,爬了又爬,行行再行行,還是未到頂。

忽然明白甚麼叫婉迴曲折。

一路的走,只想到達目的地,忘了眼前美好境色。

夕陽映出橙紅色的天,相隔不到5分鐘,境色又變了。

落山上山,都是同一條路。然而,落山總比上出走得快。

一路小跑落山,像個孩子一樣,張開雙手,就如在山間空中飛翔。

美好就是美好。